我要投稿
您当前的位置:中国教育资源网 -> 论文中心 -> 英语论文 -> 论文内容

基于框架语言视角的语码转换对母语影响的探讨

论文作者:本站    论文来源:本站整理    论文栏目:英语论文    收藏本页

 要:语码转换是语言接触的结果和跨文化交际中的普遍现象,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汉语中嵌入英语(汉英语码转换)如今频繁地出现在书面文本、媒体及人们的口语中。语码转换长期以来一直是社会语言学的重要研究课题,越来越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语言学家们从不同的角度对它进行了描述和解释。论文以汉-英语码转换为例,从Myers-Scotton(1993)的框架语言模式的角度,分析了语码转换对母语的影响。

关键词:汉-英语码转换;框架语言结构;纯洁性;句法结构;

  一、引言
  自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语码转换一直是社会语言学的重要研究课题。随着国际交往的日益频繁,经济全球化、民族大融合的增强,语码转换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国外的语言学家们从不同的角度:社会语言学、心理语言学、语法学、会话分析、语用学等方面对世界上许多的双语社区、多语社区的语码转换进行了大量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随着中国进入WTO,中国的对外开放进一步加强,汉英语码混合和转换却日益频繁,不断出现在人们的日常交流,广播、电台、报刊中,本文试图对这一现象作一初步探索。

  二、语码转换的定义和类型
  著名的语码学家Myers-Scotton将语码转换定义为“在同一次对话或交谈中使用两种甚至更多的语言变体。转换不拘数量,可以仅仅是一个词或几分钟的谈话;转换的语码,可以是没有谱系关系的另一种语言或同一种语言的两种变体。”本文的语码转换是指没有谱系关系的汉英语码转换。
  研究者们对语码转换类型有不同的区分,笔者比较同意Poplack的区分,因为它从语言结构的角度进行区分,让人一目了然。Poplack(1980)区分了三种类型的语码转换:句际语码转换(intersentential)、句内语码转换(intrasentential)和附加语码转换(tag switching)。例如:
  句内转换:我晕,做中国民乐的高手竟然Made in USA。而且还有这么多的fans
  句际转换:一起搜寻童年的记忆,找回瓷娃娃的梦想!It is up to you! 
  本文所涉及到的汉英语码转换既有句内转换也有句际转换。
  三、语码转换对框架语言的影响
  1.汉英语码转换现象破坏汉语的纯洁
  语言的基本职能是为人们的社会交际服务,反过来,人们的社会交往又会促进语言的发展(雷顺海,刘淑华,2004: 34)。中国在三十多年的改革开放中,跨语言、跨文化交际的广度和深度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反映在语言上的结果,就是汉语中流行大量的英语外来语。人们在日常交流甚至书面语中,越来越多地出现汉语中夹带英语的现象。
  (1)字母词的出现和普及
  所谓字母词,即在汉语中使用的英文字母词。
  比如,日常交际中,我们常常会听到“今晚看NBA 联赛 ”、“去音像店买CD”“去医院作 CT”等这一类句子 ;在一些报刊文章或其它媒体上有时会看到一些外语文字,例如CS(反恐精英)DIY(自己动手制作)SOHO(在家办公)GPS(全球定位系统)PM(论坛短信)等;其实汉语里面有与这些字母词相对应的词汇,我们完全可以用汉语来表示。一方面能让大众都理解。字母词的流行当然有其原因,语言经济原则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字母词与其对应的中文相比,其结构和读音确实更经济和简约。然而,这并不能允许人们滥用字母词,导致字母词使用不规范、出现歧义;另一方面能保持汉语的纯洁性。语言属于文化的范畴,汉语承载了丰富的汉语言文化。虽然字母词一定程度上能够丰富汉语词汇,促进汉语的发展,但我们不能忽视汉语中夹杂字母词的现象对汉语言文化的不利影响。
  (2)中英文混用
  对汉英双语者来说,如果母语为汉语,那么汉语中夹杂着英语单词或短语的用法无可厚非,与此相反,英文句中夹杂着汉语词汇或短语的现象却不为人推崇,母语为汉语的说话人若说出这样的句子,可能会被认为是因为不会说某个英语单词而不得不转向汉语(刘永厚,2008:16)。根据 H·Giles 和 Smith 提出的 Accommodation Theory,这种现象主要是出于divergence 的心理动机,表明说话人想要强调彼此的区别或分歧(赵阿茹娜。2008,147)。当前英语在全世界的影响都很大,在这样的情况下,汉英双语者对单语者就会产生心理优越感。
  因此,急需发展经济是我们弘扬中国文化的首要责任和坚实保障。同时,我们中国人应该为自己国家五千多年的传统文化感到自豪,改变崇洋媚外的观念,丢掉对汉语的偏见以及对英语的推崇心态。
  2.汉英语码转换影响汉语句法结构
  语言之间的互相影响、渗透的表现除了语词一项外,还可有语音上、语法上、语用上的影响和渗透(陈硒,孙傲飚 ,2006: 147)。本文注重讨论汉英语码转换中,英语对汉语语法结构的影响。
  以(1)为例,重复如下:
  A:你今天跟你的 advisor 的 meeting 怎么样?
  B:不错。我们详细谈了谈 dissertation proposal 的事。
  根据Myers-Scotton(1993)的框架语言理论,这两句中的框架语言都是中文,而插入语言是英语的名词或名词短语。这里的meeting 在中文中没有对应的词,因此大概可以算作借用。跟 meeting 最接近的中文词大概是“会”,但中文两个人之间不能开会,因此英语中的 meeting 的范围比中文的广。如果一定要完全用中文来表达这句话的意思,就要用不同的语法结构,如:你今天跟你的导师谈得怎么样? 这种影响往往体现在文学作品中的语码转换翻译,特别是在 A+B—B 类型中,目的语恰好是源语文本语码转换中涉及到的一种语言(陈婵英,2007:92)。此时,译者就要注意 A 语言的句法结构对 B 语言句法结构的影响。
  近年来,网络上很普遍的一种用法是中文+ing,这一语言现象由“中文”后加“ing”两部分组成。“ing”是英语现在进行时的语法标志,这种语言现象的结构中借用了这一语法标志加在 “中文” 后,表达中文结构处于进行时态 (陈硒,孙傲飚,2006:146)。它有三种构成:一是中文部分为词,如哭 ing,更新 ing,幸福 ing 等等;二是中文部分为结构:如极度羡慕 ing,流鼻血 ing 等等;三是中文部分为句子,如我得意地笑 ing,我在热恋 ing 等等。其中,“中文”部分可以定义为一种语码,“ing”则是另一种语码的构成要素。

  四、结论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频繁的句内语码转换会导致嵌入语在移默化之中影响框架语言的句法结构。同时,嵌入语传承着该语言的文化、价值观念和意识形态,因此,它会在语码转换过程中,渐渐将该语言的文化、价值观念和意识形态移植到语码转换者的脑中。从长远来看,嵌入语可能会通过语码转换进行语言侵略,最终使框架语言失去其独立性。在中国,英汉语码转换非常普遍。不否认英语词汇丰富,词缀灵活多样,不仅可以丰富汉语的表现能力,扩大汉语的词汇量,而且便于国际间的交流与沟通。但是,应该有一些规范来避免英语在汉语中的渗透,特别是影响力大、影响范围广的主流媒体如电视、报纸等,应该摒弃字母词,使用纯汉语。

我要投稿   -   广告合作   -   关于本站   -   友情连接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留言
Copyright © 2009 - 20012 www.semadpb.com All Rights Reserved.中国教育资源网 版权所有